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旅游资讯

河西走廊六千里,不要太美!

2020-08-11 05:57:51

  所谓河西走廊,是黄河以西、形似走廊的一条通道,是古代丝绸之路的必经之道。张骞曾从这里走到今天的乌兹别克斯坦,霍去病曾在这里扫平匈奴,玄奘从这里西去天竺,中原文化在这里避难西迁……这里是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,这里是大国梦想的起源。

河西走廊六千里,不要太美!

  扁都口,这个名字听起来似乎很陌生。这里海拔三千多米,地势险要。227国道从扁都口峡谷穿过,在险隘峭壁里千回百折。

河西走廊六千里,不要太美!

  它本来是一条穿越群山峻岭的无名峡谷。但在2000多年前,一位汉家使者手执象征朝廷命令的符节,从这里翻过了祁连山脉。

河西走廊六千里,不要太美!

  张骞从这里走到了今天的乌兹别克斯坦。他身后的这片土地,后来被人们叫做河西走廊。此后的岁月里,霍去病扫平匈奴,法显、玄奘西去天竺,中原文化避难西迁,隋炀帝巡视焉支山召开世博会,左宗棠彭抬棺出征誓死收复新疆……

河西走廊六千里,不要太美!

  今天的扁都口已成为河西走廊上有一个热门旅游景点。扁都口景区距民乐县城28公里,国道227线贯穿其中,是兰州、西宁、张掖南丝绸之路旅游的重要节点,是一处融历史文化、自然风光、避暑休闲、户外运动为一体的高原生态旅游景区。

河西走廊六千里,不要太美!

  河西走廊因在黄河以西,形似走廊而得名,是一段沿祁连山山脚分布,长约1000多公里,宽十到百公里不等的堆积平原。

  看着甘肃省的地图,形似如意,河西走廊正是如意之柄!

  这个狭长的地理通道,位于中国大陆腹地,东连中原,西接西域,南北沟通青藏高原和蒙古高原。

河西走廊六千里,不要太美!

  河西走廊的东部起点乌鞘岭,恰好在中国季风区和非季风区的分界线上。

  温暖湿润的海洋季风到此便停住了脚步,所以河西走廊的周边是一个干旱少雨、荒丘和沙漠密布的区域。

河西走廊六千里,不要太美!

  在今天,沿着祁连山脉,依次分布着六座城市。其中有四座是由2000多年前的汉武帝所亲自设立命名。这便是著名的河西四郡:武威、张掖、酒泉、敦煌。

  公元前121年,汉武帝设武威、酒泉两郡

  公元前111年,分置张掖郡、敦煌郡

  现嘉峪关市为1965年设立,原属酒泉郡

  现金昌市为1982年设立,原属武威郡

河西走廊六千里,不要太美!

  现敦煌市为县级市,属地级市酒泉市的一部分,再没有哪一个城市,像这几座城市一样,有着如此令人热血沸腾的开始。

  武威,河西走廊上最大的平原

  羌、犬戎、乌孙、月氏(rou zhi)等中国最古老的游牧部落雄踞此地。公元前209年,匈奴单于冒顿(mo du)统一大漠,占据了河西走廊。

河西走廊六千里,不要太美!

  这就差不多是给中原王朝的脖子上架了一把刀。公元前156年,汉武帝刘彻登基。这位皇帝不肯继续忍气吞声,对匈奴的战略,从妥协到抵御,从反抗到出击,一步步拉开序幕。

  “匈奴远遁,而漠南无王庭”。

  霍去病,这位去世时只有23岁的男孩子,在他的青春年华里策马扬鞭,换回了国家安宁与河西走廊的全线贯通。

  匈奴人唱着悲伤的歌谣离开了这片肥美之地。

  亡我祁连山,使我六畜不蕃息。

  失我焉支山,使我妇女无颜色。  武功军威,震慑四方。

  这,就是武威。

河西走廊六千里,不要太美!

  出土于武威雷台汉墓的马踏飞燕(东汉),象征着中原王朝蓬勃的生命力和一往无前的气势。

河西走廊六千里,不要太美!

  不望祁连山顶雪,错将张掖认江南

  从武威往西北方向约240公里,犹如汉帝国的一只手缓缓向远处伸去,触摸到了河西走廊的咽喉——张掖。

  张掖位于中国第二大内陆河黑河中上游,自古就有塞上江南的美誉

河西走廊六千里,不要太美!

  在张掖东南方向120公里处的草原上,有世界上最大、历史最久的马场——山丹军马场。

  张国之臂掖,以通西域。

  这,就是张掖。

河西走廊六千里,不要太美!

  天若不爱酒,酒星不在天。

  地若不爱酒,地应无酒泉。

  一生都爱酒如命的李白来为酒泉代言,怕是再合适不过了。从张掖出发,沿黑河顺流而下,穿过一片荒芜之地,河西走廊上的第三块绿洲赫然显现。

河西走廊六千里,不要太美!

  酒泉有这样一个传说,公元前121年,霍去病在此大败匈奴,汉武帝赐御酒到前线表彰战功。而军士甚众,酒则只有一坛,年轻的将军不愿意独饮,遂将御酒倒入泉水中,全军将士使用头盔盛水引用,此泉遂得名为“酒泉”。此地亦被武帝命名为酒泉郡。

  城下有泉,其水若酒。

河西走廊六千里,不要太美!

  这,就是酒泉。 

  万里敦煌道,三春雪未晴。送君走马去,遥似踏花行。

  别过酒泉,继续往西,便来到河西走廊上最后一座节点城市——敦煌。举目四望,这里已然看不到巍峨的祁连山。走马出关,只见黄沙蔽目,日月苍凉,疾风劲草,恍若隔世。

河西走廊六千里,不要太美!

  为据守河西走廊,汉武帝在敦煌以西的两条要道上分设阳关和玉门关。走出这两座关卡便走进了广阔的西域。此后,或沿昆仑山北麓山脚,或取道天山南北两侧,一路西行,可直抵地中海沿岸的罗马帝国。

河西走廊六千里,不要太美!

  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

  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。

  千百年来,这两座雄关相对而立,如一双眼睛见证着东西方文明的交融,也似一对利齿,守卫着丝路商旅的安危。

  敦实牢固,盛大辉煌。

河西走廊六千里,不要太美!

  这,就是敦煌。

  跨过黄河,跨过黄土高原,曾经遥远的西域如今已不再遥远。祁连山下的那一排城市,也早已超越了往昔的辉煌。

河西走廊六千里,不要太美!

  这就是河西走廊,不娇气不精致,却美得古朴又大气。在最好的季节于此邂逅,守候一场日落,聆听秦时明月汉时关的岁月生息......